美国乙烯价格坐上过山车 中美竞逐全球乙烯之巅

字号: | |
2021-04-22 10:36:08

  

  裂解装置开工异常,美国乙烯价格如过山车

  根据OPIS PetroChem Wire的统计,在冬季风暴乌里(Uri)发生后,美湾的乙烯蒸汽裂解装置开工率降至23%。随着极寒天气影响减缓,美国乙烯产量缓慢回升,美湾的开工率提高到接近80%的水平。 然而,最近频繁发生的一系列蒸汽裂解装置故障,减慢了美国墨西哥湾沿岸(USGC)乙烯供应的恢复。

  根据Chemical Week的报告,在路易斯安那州,壳牌的Norco OL-5裂解装置于4月7日停产,预计需要60天的时间才能恢复生产。4月10日,Nova Chemicals位于Geismar的乙丙烷混合进料的裂解装置(88万吨乙烯产能)意外关闭;在得克萨斯州,Formosa在Point Comfort的乙丙丁烷+石脑油混合裂解装置(81万吨乙烯产能)和INEOS 位于Chocolate Bayou百万吨乙烯装置重启后又于4月12日停产。

  目前装置的频繁停车只是前期极寒天气造成的后遗症。随着天气的转暖,乙烯价格将快速回落。极寒天气来临前,美国乙烯现货价格约770美元/吨,随后极寒天气来袭的几周,价格飙升至1300美元/吨,而后价格又回落至1150美元/吨,但4月上半月随着裂解装置的又一轮意外停车,乙烯价格又快速飙涨至1500美元/吨左右。二季度开始,美国乙烯装置的恢复运营和新增产能逐步投放(2021年新增乙烯有效产能40万吨,道达尔和北欧化工合资公司Bayport Polymers的100万吨乙烷裂解将于7月份投产;2022年将再新增200万吨产能,其中埃克森美孚与SABIC将在得克萨斯州合建世界上最大的乙烷裂解装置,产能为180万吨),使得美国乙烯回归供大于求的态势。预计2021年的5月份或者6月份,最迟在7月份,随着美国乙烯裂解装置稳定运行以及新增产能投放,乙烯价格将快速下跌至600~700美元/吨区间,回归到美国乙烯的正常价格水平。

  根据IHS统计,4月初美国乙烷消费量从3月的6.8万吨/天增加到12.5万吨/天。虽然美国国内需求和出口增加支撑了总需求的增加,但是需求的看涨大部分被库存过剩的影响所抵消。4月份的库存量将比五年平均水平高出约150万吨,比五年平均范围的最高极限高出118万吨。当前的乙烷价格略高于约150美元/吨,Henry Hub天然气价格依旧维持在2.5美元/ MMBtu,根据天然气热值计算的乙烷热值价格大概在110美元/吨。乙烷价格的低位盘旋和天然气价格的下跌,2021年乙烷的回注量预计超过1700万吨。未来几个月美国乙烷价格将在180美元/吨左右徘徊,供应过剩压力下乙烷价格将缓慢上涨,但仍难以突破200美元/吨,这使得美国乙烯价格即使出现大幅下滑,仍然有利可图。

  借低成本原料下优势,美国乙烯产能迅速扩张

  对于美国而言,2010年是其乙烯产业的重要分水岭。在2010年前,美国乙烷价格处于高位,大约在600美元/吨的水平,而后随着页岩气革命,大量的页岩气被开采出来。由于美国天然气多以湿气为主,天然气被分离进入管网后,剩下总质量占比约30%的天然气凝析液NGL被输送至美国休斯敦地区再进行分馏,其中乙烷、丙烷占比分别接近40%和30%。乙烷是生产乙烯最为经济有效的化工原料。

  北美天然气凝析液的价格并没有像过去那样随着原油价格的上涨而增加,逐步与石油脱钩,乙烷价格自此一直保持在200美元/吨的水平以下,具有持续的竞争优势。而美国如Enterprise,ETP,Targa,Oneok等中游公司不断加大投资开发NGL管道,使得大量的乙烷、丙烷等轻烃能够从EagleFord,Bakken, Barnett和Marcellus等富含天然气凝析液的气田通过星罗密布的NGL管道得以汇聚到美国休斯敦的化工中心。2015年到2020年,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新增约1300万吨乙烯产能,乙烯总产能达到4000万吨,全球产能占比超过20%,成为全球最大的乙烯生产地。2020年,美国的乙烯生产原料有82%来自乙烷,而12%来自LPG(丙烷和丁烷),以乙烷为主的轻质化乙烯原料利用,使得美国成为仅次于中东的第二大成本竞争地区。

  从美国乙烯下游衍生物结构来看,2020年美国乙烯消费总量约为3200万吨,将近2000万吨用于聚乙烯生产,占总消费量的六成。而对于美国出口贸易而言,2020年乙烯出口仅50万吨,而聚乙烯的一半产量即1000万吨是用于出口的,占据了美国乙烯及下游衍生物的绝大部分出口。

  美国乙烷的天花板价格预计在300美元/吨,地板价格在150美元/吨(略高于按照天然气热值计价水平)。从最远的气田Bakken经由天然气处理、管道运输和分馏等过程到达休斯敦的MB接近300美元/吨,而来自乙烷主要来源地的Permian地区(美国超过60%的乙烷来自该地区)成本不足150美元/吨。所以,乙烷价格将在150~300美元/吨之间波动,一旦超过300美元/吨,乙烯的完全生产成本逼近600美元/吨,这样美国聚乙烯的完全成本一旦接近900美元/吨,将对聚乙烯出口至全球其他需求地产生较大成本经济压力,这样会促使一体化的乙烷裂解-聚乙烯装置降低开工负荷,进一步压低乙烷价格。尽管近期原油价格下跌,但乙烷作为裂解原料仍是美国重点关注领域。乙烷的供应均保持较高水平,并在该地区继续增长。2020年,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乙烷生产国,供应量约4000万吨,尽管大部分乙烷用来满足美国国内裂解的需求,但仍有较大的余量用于出口(例如,出口到西欧,中国或南美洲,2020年预计为800万吨),到2025年新增1300万吨供给量中除去800万吨的裂解需求外,仍有500万吨乙烷增量用于满足不断增长的出口需求。

  未来5年,预计美国乙烯产能将增加大约500万吨产能,到2025年,美国乙烯产能大约4500万吨,占全球乙烯产能的19%,成为全球第二大的乙烯生产国。

  中国乙烯产能后来居上 ,原料来源呈多元化趋势

  2020年,东北亚乙烯产能达到约5300万吨。该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乙烯生产地区,占全球产能的27%。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积极发展本土的乙烯生产能力,以满足其快速增长的经济和该地区生活水平提高的需求。2020年,中国占东北亚地区乙烯总产能的60%, 2015年至2020年几乎所有新增产能都来自中国,2020年至2025年东北亚新增2300万吨乙烯,其中超过80%的产能即接近1900万吨乙烯新增产能来自中国。尽管如此,中国尚未完全实现乙烯的自给自足,仍然需要依靠大量的衍生物(如聚乙烯,MEG和苯乙烯等)的进口来满足其快速增长的国内需求,比如2020年中国就进口了大约2500万吨的乙烯当量(乙烯单体及下游衍生物)。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不断提高的生活水平,推动了对乙烯的需求,中国乙烯的旺盛需求是中国经济健康增长的表现。

  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乙烯产能年均增速超过8%,2020年总产能达到3000万吨。2010年,石脑油为代表的重质化原料在乙烷原料比重接近94%,到2020年已下降至69%,这主要归因于中国乙烯多元化原料的进程。2015年到2020年随着中国煤制烯烃(CTO)和甲醇制烯烃(MTO)生产装置的投产,以及新浦化学的乙丙烷裂解、万华化学和宝来化工的丙丁烷裂解装置的陆续投产,中国的乙烯原料真正实现了多元化。2021年随着卫星石化在连云港以及中石油在长庆和塔里木的乙烷裂解装置的投产,乙烷在乙烯原料的占比将持续增加。预计到2022年,乙烷和丙烷作为乙烯裂解原料的产能占比分别为10%和8%,但浙石化二期140万吨乙烯和镇海炼化二期120万吨乙烯也将于2021~2022年陆续投产,石脑油仍是中国乙烯的主要生产原料,乙烯的定价基础依然是基于石脑油价格的波动。

  未来5年,预计中国乙烯产能将增加大约2000万吨产能,到2025年,中国乙烯产能超过5000万吨,占全球乙烯产能的22%,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乙烯生产国。(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


责任编辑:严肖冰
分享到: